伐蝉

脑子有坑。在恺楚和鸣佐之间反复横跳。
慎fo。

【恺楚】今日头条(四)

今日头条(一) (二) (三)

灵感来源:如果楚子航毕业后去了韩国分部的话……

总裁x鲜肉,原作背景下的非典型娱乐圈paro,和另外一篇论坛体没有联系。

本章继续恶俗展开!慎!


<<<


这下气氛真的变得十分尴尬。


楚子航开门,让恺撒进来。恺撒进来以后随手拉过一个巨大的紫色天鹅绒靠椅坐在窗边,打开推拉窗,向窗外的夜色看去:


“旁边是排水管道?”他问。


“排水管道直接通向这个城市的地下河。”楚子航说,“等诺玛确定了他们的方位以后,我们从那边的井盖下去,里面有密道。”


“你这么确定他们藏在下面。”恺撒拉上窗帘,“是下去看过了吗?”


“嗯。”楚子航点了点头。


在屏蔽了监控以后他把背包里的东西摊开摆在床上,一把装了消音的折叠伯莱塔Px4Storm手枪,口径9mm,弹匣容量14发,子弹采用特殊炼金弹头制成。除此之外还有一根绳索,一个打火机,一双胶鞋,一把……村雨。鬼知道他是怎么把村雨装进去的,看来当红明星楚子航早就做好了要下潜下水道杀人越货的准备了。


“哦。”恺撒对他这个敬业精神见怪不怪,在高天原的时候他已经充分地见识过了。金发男人抻了抻腿,换用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陷在扶手椅里,问:“我的呢?”


“没有你的。”楚子航头也不抬。


几秒种后他反应过来:“你没带枪?”


“本来带了。”恺撒说,“结果进城关的时候交警要查车,还要搜身,所以我就把枪扔了。”


楚子航:“……”


“话说你刚才为什么把我锁在外面?”恺撒又问。


“你用这把枪。”楚子航在交代正事,“我可以用村雨……你说什么?”


“我问你刚才为什么要把我关在外面。”


恺撒重复了一遍。


“不好意思,我……”楚子航想了想,恺撒饶有兴趣地在对面观望着,想听他要说“我”什么。终于这个杀胚的眼角抽了抽,“……我一时间忘了你还在外面。”


“哦——”恺撒挑了挑眉,“所以你是第一次见?”


“……那里面是两个男人。”楚子航觉得自己有必要向恺撒强调一下这个细节。


“我听出来了。”


楚子航看他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不由得有些诧异:“你不觉得……”


“什么?”


“……没什么。”


想来加图索家的少爷多年来混迹社交场合见多识广,形形色色的场面都见识过,或者是经历过,于是楚子航默默地把那句“很奇怪”咽了回去。


“你这么说让人觉得,我想想。”恺撒撑着下巴,“……让人觉得你之前好像见过男女之间做这种事情一样。”


“没有。”


“我倒是听见过不少。你应该也多少听说过我家那只种马的风流轶事,他以前经常把女人带到家里来。”


“你是说你父亲?”


“是啊。”恺撒幽幽地掏出一根雪茄,“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其实在高天原的时候,我也见到过……”


“请问我们能否停止这种咸湿的对谈了?”楚子航面无表情地打断他,“而且我们说好要把高天原的秘密一起封存在海底。”他在“封存”两个字上加了重音。


“‘沉入海底’是对外而言的,偶尔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缅怀一下过去也没什么要紧吧?话说‘咸湿’这个词你是跟谁学的。”


“我觉得有要紧。这个词是我跟路明非学的。”楚子航边说边走过去掐掉了恺撒指缝里的雪茄,“你出来执行任务不带枪也不带刀,却没忘带上自己你的香烟和打火机,现在还有功夫在这里讨论这种无关紧要的话题么?”


“我怎么知道他们在这里?”恺撒挑起一边的眉毛,反诘回去,“还有,楚大明星,楚专员,我觉得你无权干涉我的行动自由。”


“‘禁止吸烟’,电梯边的挂牌这么写的。”


“那是在走廊上……”恺撒眼睁睁地看着楚子航没收了他的雪茄。


“任务结束后还给你。”楚子航“趾高气扬”地晃了晃手里的大烟卷——当然这个“趾高气扬”是投影在恺撒眼中映射出来的结果。在他看来自己坐着,楚子航却站着俯视自己,这个姿势本身就是一种“趾高气扬”的表现。加图索家的少爷最讨厌仰视着别人讲话——尤其这个人还是楚子航,他由衷地感觉到有些不爽。


楚子航将烟卷收进风衣的内兜里,前脚刚抬起,后脚却被拽了回去。


“……?!”


他此前对身后的人毫无防备,猛不防被一股大力掼得重心后倾,着实惊了一惊。不过好在他反应及时,立刻单手撑在椅背上,只可惜还没来得及稳住身体,就被恺撒借助地形优势,抬手一按,坐了下去。


“……”


紧挨着他臀部的那个玩意儿……大概是恺撒的大腿。


楚子航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你干什么?”


“拿我的东西。”恺撒边说边把手伸进他胸前的衣兜里。说话时他的下巴就搭在楚子航的肩膀上,呵出的热气“看似无意”地飘向楚子航的脖子。


楚子航浑身僵硬。


最终恺撒握住了那根烟卷,手却没有离开,温热宽大的掌心隔着衬衣熨贴在楚子航右侧的胸膛上,“说真的,你讨厌这种感觉吗,我……”反而将自己的身体更加往前躬起,好和楚子航的后背彻底贴在一起


正对窗户的对面阁楼,一瞬间有微小的白光炸开。


恺撒:“……”


楚子航:“……”


他回过神来,一肘敲在恺撒的胸脯上,却被对方抬掌挡住。楚子航一瞬间跳起来:“不好!”


他们同时掏出手机。


“我来联系诺玛。”恺撒恢复常态道,“我有校董权限。不知道对面是什么人,如果被他拍到你在床上清点武器那真的有点糟糕。这附近还有校工部的人,总之让他们先锁死对方的退路……”


他们重新各自忙碌起来。楚子航似乎是想将刚才的举动当做是一时错乱揭过不谈,尽管面色仍旧如同止水,但多亏听力敏锐的缘故,恺撒却注意到他的呼吸稍微有些急促——


——他心里顿时有谱了。


接下来的十分钟里,双方都没有同对方讲过任何一句话。



<<<


经纪人开始有点后悔为楚子航和恺撒的那条绯闻造势了。


时间回到下午五点三十二,来自用户mora152llll的微博一经发表就有内部人员通知了她。起初是抱着“楚子航终于有绯闻了,不管是男是女总之千载难逢先通知团队把这条微博刷起来”的喜大普奔心态,到大约六点整的时候,“楚子航夜店密会GMA高层”的消息果然上了各大版面的热搜榜首位,后面还加了一句话,“疑似贴身热吻”。


起初经纪人对这个火爆的状态还比较满意。她围观了各式各样的讨论,有说楚子航出卖色相的,也有说真爱无罪的,有说他们是在约炮的,还有说他们是在秘密恋爱,甚至有人怀疑他们是不是都喝大了。第一者和第三者屁股后面跟了一堆黑子和路人下场群嘲,目前占据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比例,其他则以粉丝和心态乐观的吃瓜群众为主,先是艾特楚子航要他把话说清楚,声泪俱下道:“如果这是真的我们一定会祝福你,只要你幸福一切就好,不要理会其他人的闲言碎语。”句末跟了许多个五颜六色的爱心。


随后她开始觉得不对劲起来。


虽说这位大名鼎鼎的校董的确声称会为“兄弟”两肋插刀,但是这个“插刀”的做法……是不是也有些太敬业了些?原本在经济人的想象中他们最多同进同出被人拍到一下,这样的话就可以用“楚子航恺撒深夜密会豪宅”的话题作开头,再拿“二人系朋友”的说辞来洗白,唯粉cp粉都不损失,是公司好团队最乐见其成的一种暧昧状况。然而没想到他们居然跑去夜店闹出了这么个事……经纪人也看了视频,甚至请了摄影专家从专业的角度来分析。专家把画面一帧一帧放大来看,最后断定以他们的姿势并不是在kiss,但至于为什么站成这样就有待琢磨了,而且后面那个搂腰的动作可是拍得清清楚楚……不过这个也还在暧昧的范畴内,比较好办。


真正让她不安的是她现在完全联系不上当事人。不过她倒是打了一个电话给恺撒的助理,大约因为时差缘故,助理还在睡梦中,迷迷糊糊说了一句“他们执行任务去了”,经纪人又问那现在这个情况贵公司有没有什么想法?助理挠了挠头说“无所谓吧,我们老大应该不在意这等小事……”


无所谓,无所谓,无所谓……经纪人被加图索家继承人的胸襟给震惊到了。随后他又联系路明非——也就是那位和楚子航关系很好的师弟,他正忙着在无数个粉丝群里装知心姐姐安慰粉丝们崩溃的情绪,一个头同样有两个大。


“老大和师兄搞什么啊!”经纪人还没开口他倒是先嚷起来了,义愤填膺的,“我去!怎么在一起了也不跟我说一声,搞得我这边手忙脚乱,太不够义气……”


经纪人吓得手一滑,电话就挂了。


她有点怕。


“啊?你怕什么?”路明非莫名其妙,“如果是真的那挺好啊,如果是假的肯定是老大又挑事了吧?师兄应该也不会朝你们发火的。”


“我……我怕祖国的花朵又歪了一株!”经纪人一脸慷慨就义般英勇地答。


随后她不得不认真考虑起这个绯闻并非“谣传”而是“真相”的应对方案了。现在最有爆点也是最有黑点的舆论导向就那么几个,楚子航一年不传绯闻结果一传起来就赶上俩,“恋情公开”和出柜”……甚至对于后者公司本身完全没有应对经验。虽说旗下的男团里的确有几个性取向不太正常的小孩子,但都没底气把这件事情公之于众。楚子航可和他们不一样,他在公司向来说是横着走的也不过分,牵扯到他本人背后错综复杂的混血种背景,就更让难办了。


短短不到一个小时,经纪人觉得自己的一头秀发都要脱没了。


目前这条新闻的热度还在攀升,楚子航本人和他所属的公司却都迟迟没有发声。楚子航的电话拨了几百次也都是“无人接听”,跟过去的狗仔说自从楚子航离开米兰他们就找不到人了。经纪人料想到他们是在执行任务,急成热锅上的蚂蚁也不敢擅自轻举妄动——搞不好龙族的秘密暴露那她就是千古罪人,这边还要制止团队里不明真相的普通人去联系拍摄视频的po主帮忙找人……


若是单单如此也就罢了,更可怕的是超出他们掌控范围的事情还没完。


18:24,又是一条微博新鲜出炉。


发表人是一位已经认证的娱乐博主,圈内称作“娱乐八姐”,所发表的八卦均具有十分准确的预见性。这次他发布的是一张图片,没有文字,没有说明。画面采用高清摄像头拍摄,亮化以后能够很清楚地看见两个人的身影。楚子航的侧脸十分清晰,后面的那个却看不见脸,只能看见一头金发,脑袋埋在一旁。看姿势大概是恺撒抱着楚子航坐在夜店二楼的情趣靠椅里,一手搂着楚子航的腰,一手伸进他胸前,头颅埋在楚子航的肩膀里。


……楚子航的侧脸看起来倒有些不太自然,说不上是紧张还是排斥的样子,耳根还略有些红。


这个、这个姿势,姿势,势……


经纪人眼前一黑。



<<<


@有事找八戒:#楚子航夜店密会GMA高层# 

[图片]


20xx-09-18 09:24(刚刚)

转发27        评论44        赞61


评论:


路人A:卧槽……

路人B:这这这这这……锤实了?????

黑子A:妈|的这张图也太大尺度了……[呕吐][呕吐][呕吐]

粉转黑A:生理性不适,再见。[微笑][手再]

卡塞尔学院校友A:嗯?怎么居然没脱衣服?


TBC


依然是没有完结的一天……

恭喜二位被锤了[小黄鸭得意笑],大概我就是那个偷拍搞事的猥琐小人吧!

那么问题来了,挑事的老大之后到底会不会被看到头条的师兄揍呢……

评论(43)
热度(858)

© 伐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