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蝉

脑子有坑。在恺楚和鸣佐之间反复横跳。
慎fo。

突然想,如果恺撒和楚子航在牛郎店里,被客人下了药的话……

一个是恋慕右京橘的肥婆,一个是痴迷basara king的女人,两个富婆打了个赌,赌谁先睡到他俩并且成功把他俩买走。其结果就是两个人陪客人玩到一半突然发现浑身燥热不太妙什么的,于是偷偷跑回房间冲澡。

没想到就这么碰上了。

碰上以后大眼瞪小眼,恺撒问你回来干啥,楚子航说我回来冲个澡。恺撒问你冲澡干什么,楚子航反问你回来又干什么,恺撒说哦真巧我也是回来冲个澡。因为是突发情况所以没办法叫人给两个木桶都装满水,自己出去又太显眼了,两个人就开始争唯一一间自带的小浴室,争着争着心浮气躁就打起来了,最后楚子航略占上风,手肘卡着恺撒的脖子把他按到墙上。

“……”

“……”

两个人继续大眼瞪小眼。

瞪了一会儿,恺撒实在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于是想开口说些什么,没想到楚子航直接扯着他的领子对着嘴巴就啃了上来。

恺撒内心:……楚子航你清醒一点!身体却不受思维的控制。杀胚的嘴唇软软的,涂着水果味的唇膏,靠近了可以闻到身上淡淡的古龙水味,撬开牙齿扫到满口的酒香,甚至还有一点残留的威士忌酒液……

用杀胚他国家一句比较通俗的话讲,恺撒觉得自己大概是醉了。

深吻结束以后他捏着楚子航的下巴把他掰开,问你想好了?杀胚还处在对自己鬼迷心窍的懊悔和尴尬中,没反应过来恺撒在问什么,下意识点了点头。这一点头不得了,直接被恺撒拧着手压到墙上,地位瞬间颠倒,金毛边啃他脖子边解他裤子……

然后两个打赌的富婆就发现他们打赌的对象直到第二天早上都没有回来,真是一个开心又悲伤的故事。

评论(29)
热度(285)

© 伐蝉 | Powered by LOFTER